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霹雳][慈光中心]七情其一 思



*慈光中心现代AU,私设有
*《北风》番外
*殢无伤视角




我的公主正坐在秋千下,她哼着一首曲调悠扬的旋律。
柔顺的黑发在微风中轻轻抚着她的肩膀,午后四点,阳光正好。她捧着速写本,握着笔望着远处——那棵伫立在秀士大学正门广场中、至少有十人合抱的树,随意地描绘着。
在没有她哥哥发给我任务的日子里,不曾时刻戒备着、是否有人杀他哥哥的日子里。
我想多陪陪她。


Es ist ein Schnee gefallen……
秀士大学里法国梧桐的叶子落了,金黄金黄地覆盖在长椅上。她坐在上面,涂着透明指甲油的指尖轻轻扫弦,安静的旋律流泻而出。
……und es ist doch nit Zeit.
听她说这是一首描写雪落的旋律,和缓而安宁。久而久之,我也学会了。


有时候她会突然起兴,拿过酒吧驻唱乐队的吉他随意地solo一段。
小酒吧昏黄的灯下,投影放着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她瞟了一眼转身回到卡座,拿起杯子喝了一小口B52,而我放下已经见底的威士忌酒杯,冰球与杯壁叮咚作响,抬眼恰好看见她的微笑。她告诉我这是2011年的水天使单元,谁和谁这场上虐狗,谁的身材最棒,谁的定点惊艳……
烛火映照下,她的眼眸亮亮的。即鹿即鹿,倒真是人如其名,像小鹿一样。

她喜欢热闹的街区。
比如香港。比如拉斯维加斯。
也喜欢吵嚷的街头小店,霓虹灯将夜晚的映得仿若白昼。
她用同样的指尖一边掰着饼,一边碎碎念,她哥哥怎么要求她一言一行要像个淑女。
羊肉是上好的,切成片状,烂熟入味,汤头清澈,漫散着药材与香料的味道。碗中是她掰好的馍,老板盛汤的手,动作行云流水,好似在肉片粉丝与蒜苗等等的碗间跳舞。
开锅大煮,不多时,满满一碗便端上桌来。晶莹的粉丝缚成网,网着碗底泡的馍,遥遥映着红褐色的肉,金黄的黄花菜,一勺辣子,鲜香自得,唯蚕食方的其味。
屋内老板放着金属乐,与隔壁街的电音轰鸣交织着。仿佛一个迷幻舞会,充斥着自己比一般人灵敏的耳膜。
像是被设定到未来程序上的某个迷幻音节,带着振奋人心的旋律,纸醉金迷,嘈杂热烈。
可我却觉得此刻是安静的。

她吃的开心,又讲起她哥哥。不知为何,这样欢乐的喧嚣,却从她的语气中嗅到一丝衰败前的哀影。就像夜空中狂欢的烟花,灿烂终将去不复返。

“我啊,要嫁就嫁给四魌最强的男人。想娶?先打得过我再说。”


即鹿出事的前一天,我从梦中惊醒。
我梦见长廊深徊如井,雪落无声。渎生暗地一方天空,以血涓流,年岁亦不再明晰。
你如白蝶,翩然而至,落于吾心间一隅,又款款而去。
烈焰焚去你的身躯,竹花无声落地,漫放如雪。如雪,如雪。此后岁月无情,蚕食着吾的梦境。吾忘了你的容颜,又阴差阳错,忘记了你哥哥的过往。


阳光毫无温度。
有那么一瞬,我看着师尹的眼睛,凭添了一丝稍纵即逝的恨意。
你的骨肉至亲,你唯一的哥哥。却因为雅狄王,连你也一起利用。
这是何等讽刺。

她葬礼那天,第一次遂了她曾经的意愿,穿了三件套的西装,领带袖口一丝不苟。
我站在叶片的阴影中,远远地看着师尹,看着自他眼中滑下,悄然砸在你墓碑上的眼泪。
梦中碎片一样的记忆涌上,与此刻如出一辙。


So faehrt der Winter hin.





END

评论(1)
热度(1)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