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又是一个半夜。

想起了今年的一月中,在家里听着这个曲子开了很多很多丧病的脑洞。

当然那些都是K相关的。谁让我那时候沉迷于K呢。

给亲友赶工做着小却邪,却意外的轻松,有点想偷懒呢…

开了脑洞总是不会去写完它。

唉我知道是我自己懒,以至于我真的有一次吃方便面没有调味粉包。

被那谁吐槽,不填坑就是不积德。

_(:з」∠)_

没有耐心嘛,从来都是想写就写了,再说了我的脑洞我的文笔也不是特别好的,基本上文那几个固定的读者我都知道是谁…………

拿了母上的围脖之后,我这个在北方冬天万年不戴围脖帽子手套的人终于被南方的湿冷冻妥协了,围上了围脖。

真的很暖。


碎碎念的有点多了,嘛继续开工做却邪和苍龙去了。

望下一周一切顺利,合掌。

评论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