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方起鹤/诸葛王朗】笺


半夜两点睡不着听着关于青春乱七八糟的脑洞。
不完善,待修,略带白元芳。



方起鹤闲的时候总会想起以前,那时年少,诸葛王朗特别爱赌气。仔细想想自己当年也是天真的可以。倒是诸葛王朗也没有跟他一起天真多久,不知不觉就像前后脚飘飞的蒲公英一样,唰的一下变了。
人嘛,长大了总会忙的要死要活,他方起鹤家里虽非大户,但也非重臣。当年李唐之时得不到重用,到了则天皇帝这里,便更是被遗忘入了角落。就像当初他父亲遗忘他一样。然后这一切方起鹤都一点一点夺了回来,他的家业,他的地位。
可是诸葛王朗不一样,不似卧龙先生,倒是反其道而行之。




他们分别之时正是二八年华,再度见面虽未过多久,却如沧海桑田。








久见了方方。
微笑一抹状似天真绽放在诸葛王朗的唇角。





彼时方起鹤并未遇见白元芳,但是他觉得那个笑容一点都不天真。
在之后之后的某一刻,他曾经感叹过那句,白元芳才是真天真。
但这和我又有什么关系呢。 





倒是当真久见。方起鹤抬眸说道。





既然狄仁杰是你方起鹤的猎物,那我便看看另一个。思考之时摇着扇子轻笑着和狄仁杰说着话。 








诸葛王朗去地牢望了那个被囚着的人,看见白元芳的第一眼,便把这人从上到下打量了个遍。




这白元芳啊,真是傻。




他在心里首先下了个不算稳重的定论。不过有时候越复杂的计划越敌不过纯真的心,想到这个诸葛王朗心浮起一丝不详的预感。 






但是是你在玩,我可功成身退了,即便过了火,也不是我要负责~诸葛王朗摇着扇子笑着。 






命运又在开玩笑了,所以方起鹤输给的是白元芳。


方方,你是聪明人~做错了事,老大可不是心慈手软的人呢。诸葛王朗望着方起鹤如是说。
方起鹤眼神敛了一瞬,并未说话也没什么表情。
我懂,你走吧,有些事儿该我去处理了。


诸葛王朗做了个梦。





梦里没有狄仁杰白元芳,只有方起鹤武媚娘李大人老大。






雪白的梨花洒在了石桌上,对面坐着方起鹤,自己与他淡笑对酌,然后又回到了少年时代,他从方起鹤身后靠过去,笑着将下巴靠到方起鹤肩膀上抢走他手里的书,然后又到了孩提时代,他靠着方起鹤的肩膀坐在假山上不知不觉睡着了。
那时候他可真帅……现在也一样。诸葛王朗如是想。


方起鹤放走那只信鸽之后静静的闭上眼,有种大限将至的淡然。
你来了。
身后的人没有说话。
都是一样的人,那就不多说废话了。身后还是悄无声息。
来吧。


风声鹤唳,世间并没有什么事情发生。
这是一个美丽的午后。
香料用完了,该去添些新的了。诸葛王朗想。
噢忘记了,这批香料是方起鹤送的,那正好,可以换一批了。
这是一个艳阳高照的午后,诸葛王朗摇着扇子,决定等太阳走了再出门。


诸葛王朗爱方起鹤吗?
爱呀,世界上没有人比我更爱他了。他露出两颗尖尖的虎牙笑的温柔。

评论
热度(6)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