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文风挑战嗯

文风挑战

【某些原因前一份让我搞没了,重写一份,完后怕没了还是发这了】


原作名:古剑奇谭二

挑战CP:沈夏


自己惯有画风


“沈先生你已经坐了一个下午了。”

沈夜顺手拿起面前快要喝见底的咖啡杯看了看。“事务繁忙。”

“……”

身旁之人静默了一会儿,“上头说这次给你放假。”走到沈夜对面坐下。

“呵……真好心还是假麻烦?”

“只怕沈先生你自己都忘记了已经过了多久了吧。”

沈夜抬眼看了看面前的人,无论过了多少次轮回,气质还是一如往昔。

“你想起来了?”他眯起了眼。

夏夷则突然笑了笑,双手交握置于桌上,“不然呢。”

沈夜一阵恍然,脑海中深埋的记忆突然踏破浮尘而来……

梨花下剑若游龙后回过身来的那一瞬,“在下……无意冒犯。”

“时间……真的已经过去太久太久了。”沈夜唇角微扬,轻轻的念出了这句话。“好吧,这次我就接受上头的建议……”

“……那我就多打扰一会,”沈夜正思量着,为何今日的夏夷则会如此反常打断自己的话。一抬头正好对上夏夷则那如水的眼眸。

“不多坐坐么?天光正好。”

沈夜点了点头,夏夷则端起了咖啡望向了窗外的景色,两人就这样坐着, 一时无话。


黑暗风


他们又要来了——

他们又要来抓我回去了——

逃。

夏夷则的脑中反应过来之时,便换了个方向抱起昏迷的小沈夜快速的奔跑着。

当初那些再也不想回想起的东西伴着在机构被研究的记忆爬上了他的大脑——

那两个人和他们说的最后一句话是,不能被这些人抓到。

但是终究还是被追上了。


他踩着一具尸体的大腿向前站了一点,用没了子弹的枪踢结结实实的把后边冲来的人大脑砸了一下,在那个人倒地之前随手将刀捅进了那个人的心脏,然后推了推眼镜皱了眉,这个人身上没带枪。

要肉搏?也好。他握了握手里的小刀看着周围增加的数量想着。


就算一个人被光包裹住也有光照不到的阴影,比如人心。

这时的他明白自己在一点一点的陷入那个阴影中,但是他放弃了和那个阴影抵抗反而很享受的陷了进去。

反正,都要死的。

反正,不可以被抓住。

反正,被这些人抓住还不如多带几个和自己一起上路。

那么……

银亮的刀背本来可以折射阳光的影子,只是现在已经被鲜血沾满。

他的动作连贯而流畅,宛如一曲美丽的乐章,也仿佛迷幻剂一般的麻痹着他的心。


KUSO

谁都不知道,堂堂流月大祭司的癖好,是每天晚上对着月亮梳他那压也压不下去的呆毛。

但是这个癖好在他遇见夏夷则之后得到了改善。

这是 为什么呢。

因为没有时间了呀0 0.


翻译腔

实在不造咋写。从以前的文里找了段修了修。


男人轻轻搅动着咖啡,将杯子凑到唇边喝了一口。

“一位音乐家爱上了一位人鱼公主,那位公主也同样仰慕音乐家的才能,于是公主劈开了腿变成了人来岸上找他。而那个人……”

“先生,您真不会讲故事,好歹……也照顾一下听众的喜好?”

“哦?不知你的喜好是什么?”

“这故事,是个悲剧。”

“人生难免喜怒哀乐,悲剧又如何,只不过是无伤大雅的故事罢了,并非现实。”

“的确,不过悲剧有时会影响心情,人生如此何苦补刀。”

“哈……如果我非要讲呢。”

“呵……你恨我?”

“不敢恨,沈先生多虑了。”

“这样,我邀请你来我家做客,我来给你讲个故事,你自然会明白我的喜好。”

“那么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话音落时,戴眼镜的男人微微低了头,却没有发现对面之人眼中那一闪而过那温柔的笑意。


少女风or小清新


已经第五日了,若是再如此困下去……夏夷则不敢想下去。

铁马冰河入梦来。

夏夷则牵着缰绳,风如刀子一般吹着他的面颊,不知为什么他突然想起了这句诗。

也想起了那个跟他讲这句诗的人,不自觉的想着他会不会梦见自己一同纵马疆场的样子。

想到这里夏夷则深吸了一口气,下了马。自己要做的事从来不会回头,即便身死,也不后悔。

即便是,以这样敏感的身份来搬自己最后的棋。

他就这样悄悄的走着,凭着记忆中的地形图和布防图,伴着他的只有从未离过身的剑和凛凛的风。

沈夜看着夏夷则带着一队兵马那逐尘而来冲进阵营的身影,二话没说的纵马带着残余部队,孤注一掷的冲进敌军中厮杀,千万人之中,他终与他双肩相抵。

可是却在那一刹,箭簇无情。

“……为什么来。”沈夜声音沉沉的,搂着夏夷则的身体抵着他的额头说道。

 “我不能……看着你……” 夏夷则摇摇头,而后似是无力一般靠在他的肩膀。沈夜闭了眼,低低的说了句“……夷则。”

那一天,烈日高照。

沈夜的耳边流血声与哀嚎声不绝,只是他不在意,他轻轻的笑着,宛若一个人的兵临城下。

夏夷则再也不会知道,沈将军的部队,最后是怎样以三百人马屠尽敌军。也不会知道,沈将军归城之时虽是浑身鲜血宛若修罗,却依旧抱着他一直走、一直走到了那树桃花之下。

直到多年以后,沈夜一直一直将那枚玉佩随身带着,只是他再也没梦见过他。


苏苏苏苏苏


有人曾笑说他,东山之上,月见之处是他的归宿。

夏夷则不懂,后来直到那一天他懂了。

九节剑鞭舞起来那一刻,夏夷则恍惚着怀疑自己见到了谪仙。

那一袭墨色的衣裳,随风飘随的袍袖之间完全没有布料的厚重之感,反而于尸白色的月光中宛若晕散开的墨色。黑色的鞭子于风中凛凛,如冰霜夹雪,带着逼人的冷冽又透出几分凄然。

微微敛眸一霎,似是云间氤氲的雾霭募地落在他的眼睫。睁眼一刹间的温柔却又如雪将化,唇角翘起的些微笑容,在剑鞭招式一开一合间,仿似破开永冻的坚冰,凌厉而骄傲的、透着不可磨灭的孤绝。

沈夜停了手,身影逆着月光顺畅的收了九节剑鞭。

而夏夷则就这样定定然望着他,而后偏过头去。再度抬头,虽是局促未平但依旧笑容淡淡“请问,阁下便是沈夜?”



一看就有病的风格


夏夷则把捡回来的那一团黑色的、喵一样的生物取名为阿夜,隔着万水千山远在意大利的乐无异表示可以让肉包和他交流交流来确定一下看能不能了解点什么。

夏夷则笑了笑没说话。 


其实阿夜和喵们很不一样,体型太大,耳朵上还挂着带穗子的铃铛,而且随时带着一种生人勿进的气场,只有喂他饭的时候他才会喵两声。

在他吃饱了摸摸他颈间的时候,他会不依不饶的挠你,知道你不动他了之后他会缓缓趴好,耳朵微颤着重归平静,仿佛刚刚什么事情都没发生。

……总觉得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样子的生物,嗯在哪见过呢……夏夷则盯着这一团黑色的生物陷入了思考。


喜欢的大大的风格

仿风格什么的,吐血,还没仿好,更吐血


那一夜的长安下了雨。

绵绵密密的,黏人的要命。


那一年,正逢大旱,李焱病了很久。

虽不是缠绵床榻不得起身,也是灵丹汤药未曾断过。只是身子不见好转罢了。

而他的精神却比前些年好很多。却又是不要命一般的处理着焦头烂额的朝政事务,连武皇后都心焦万分准备亲上太华寻那早已云游的不知去向的清和真人。


一任阶前点滴到天明。

李焱伏案小憩了半晌,梦中他听见了漠北的风声、看见那万里黄沙之后的疆土、和那一袭马上劲装的男子。

而后他眼见着那男子的微笑一点一点变成了鲜血,顺着唇角滑下、啪的一声,便消失无踪。

李焱醒了。未及五更。

他执了伞,缓缓步出殿门,他知道有人已经勾结晗王旧部在暗地谋反、今日卯时三刻便起兵,这个位置他坐了十六年,但,终有不甘。

李焱深深的咳嗽了起来,而后放下了伞取出了他曾经的佩剑,剑名玉虚。

这把曾经陪伴他多年的剑,自那年之后再也没有被他握紧过。李焱缓缓的抚摸着剑身,想起了那年关外的胡杨,那场鲜血淋漓的对决……

那些美好,他曾经最希冀却永不可得的幸福,都随着那场如血般的雨中的战役,湮没在夏州城前的荒滩。

李焱眼神冷了下来,却轻轻的笑了出来。

“这一生,这一世,而后千千万万年,我们永不会再见了。”

“……沈夜,这是真正意义上的,殊途无归。”


向原作致敬


原作里这俩人没交集我会说!!我会说!!

(╯‵□′)╯︵┻━┻

【用自己写的游戏脚本顶岗好了TTATT】

沈夜:你连他的最后一面也不愿见?

夏夷则:………………

他闭目摇了摇头,声音低低的,却带着不服输的坚持。

夏夷则:我恨那人,那人害死了母妃,却又惺惺作态。为民,我承认他是一个明君,但是为人子,我恨不得将他挫骨扬灰。

夏夷则:然而他如今……呵……我竟有些不甘心。

他一动未动,只是目光静静的遥望着远方。沈夜淡然的迎着他的目光望去,远处那一片金碧辉煌,想必便是皇宫了。

沈夜:不甘心?……不甘心他未曾死在你手中吗。

夏夷则:…………!

他侧过头看向沈夜,沈夜微微眯着眼瞳深邃如夜空,神情略带无奈的冷笑了一声。

沈夜:……为帝王者,从来便是如此心冷无情,正如某人一般。而他们的儿女,从来便是权势下的牺牲品,尤其是…



好了就这样w

评论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