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上一次,是我抱着手机放着真相是假,哭到崩溃。

这一次,是我抓着手机,pad里放着heavens divide,哭到整个人都空。


没什么想法了。

算了,我什么都不会。


三分闲才,不过疏懒成性。

半吊子码字的。

半吊子排版封设。

抖机灵系作图选手。

半吊子剪刀手。

常年脑洞奇大型选手。

半吊子音频后期。

半吊子翻唱。


cp取向,驻扎极圈。


怪我学艺不精。

靠爱发电,燃烧自己。

你看到的样子,就是你看到的我。


可以接排版,接封设,包送印挂店跑展。

没了。

“爱本一无是处。”


是连最后的利用价值也失去。


没有梦。

胸口不要再痛了。

别痛。

我爱死这个歌词了。
“这是我沉睡的第一百年,鲜花不如最低贱的苔藓。”

随随便便倒点东西。
大半夜肝死线就后背疼,像有些刺长在心底。
算了算了。
我这么告诉自己。

我将一瞬间的悸动藏进梦的万花筒,与你亲吻指尖作别。

悼念一下再一次的无疾而终,我心悦你,永远是遥不可及的童话。

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我自欺欺人的舔舔伤口。

碎片①

在无数碎片脑洞里,突然想起洛洛怎么搞才会放手。

(* ̄︶ ̄)

有丢丢狠,不过都找到那么适合他的角色曲。

写到了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不是这个想法了。


*这个名字的相关片段联想与自我吐槽,只属于两篇文,ANH和大白曦。知道的自然知道哇。

诶嘿。

我爱我心友。
爱他就为他写文。❤️
来自一个突然兴奋到飞起的我。

我大概是抖机灵系的作图人吧。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