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手烽烟

当我再次看到你,在古老的梦里,落满山繁花朝露映彩衣。

我爱死这个歌词了。
“这是我沉睡的第一百年,鲜花不如最低贱的苔藓。”

随随便便倒点东西。
大半夜肝死线就后背疼,像有些刺长在心底。
算了算了。
我这么告诉自己。

我将一瞬间的悸动藏进梦的万花筒,与你亲吻指尖作别。

悼念一下再一次的无疾而终,我心悦你,永远是遥不可及的童话。

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我自欺欺人的舔舔伤口。

碎片①

在无数碎片脑洞里,突然想起洛洛怎么搞才会放手。

(* ̄︶ ̄)

有丢丢狠,不过都找到那么适合他的角色曲。

写到了再说吧,说不定到时候不是这个想法了。


*这个名字的相关片段联想与自我吐槽,只属于两篇文,ANH和大白曦。知道的自然知道哇。

诶嘿。

我爱我心友。
爱他就为他写文。❤️
来自一个突然兴奋到飞起的我。

我大概是抖机灵系的作图人吧。

断桥

ooc属于我。说好的填坑,写了个故事。

"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 

无鸾/田季安 


悬镜照影,梦断鸾归。 


无鸾死了。 

是在他去做人质的第二年。

田季安是得到了这样的消息。

他当时紧紧抓住手边把玩的翡翠貔貅,却是用着几近捏碎的力量拿起又缓缓放开。


 “汝名鸾?” 

那人不言。 

他立于堂中,一袭白衣,与这大殿里的满目朱紫,浓墨重彩极不相称,只是站在那。

如一只通身雪白的仙鸟惊鸿落于此处,眼神淡淡地望向他,眉眼间似是笼着一抹捉不住的忧。 ...

【沈夏】世界坠落之前 的一个前奏【雾】

http://music.163.com/#/m/song?id=482633121&userid=70550047

↑BGM由来的片段


我忘了你是谁。


戈壁茫茫。

神兵出世,锋芒由来灼眼。

少年望着满目的金光,眼中第一次出现的向往,不自觉的竟有种自惭形秽之感,却并未低头。


“就这样分道扬镳吗。”

雨中鼓声渐起,擂擂震天。

“就这样分道扬镳吗?”

继而急促,仿若催发的令箭,一去不回。

“就这样分道扬镳吗!”

鼓声渐弱不复,终是无了声息。而那呼声循环往复,逐渐尖锐,彷如刺破耳膜。

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我的娘啊我要被花无谢撩死了…………
他怎么这么好看。

心态崩了。

© 只手烽烟 | Powered by LOFTER